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udongsh的博客

展岁月沧桑,探人生真谛,交天下朋友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毕业,来疆支边。浑浑噩噩,往事如烟。一事无成,已到中年。各位朋友,多多指点。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对国学要有理性思维  

2011-03-02 22:25: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问,于丹为什么不教自己的小女儿背论语或三字经呢?我想,人家于丹毕竟是北师大的知名教授,不会随便跟风的。她可能考虑,一是女儿尚小,不忍心让她花那心思去背;二是觉得背那玩意用处不大,还不如去干点别的;三是觉得培养孩子还是顺其自然为好,不必过早要求她干这干那。

中国工程院院士原中国教育部副部长韦钰同志在博文里谈到,当她看到中央电视台在弘扬传统文化的栏目中,首先播出的是中国人民大学幼儿园的孩子们在背诵“三字经”时,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不仅是遗憾。后边的话,韦钰没有说出来,但我们都能意识得到,那就是还很失望,很痛心。韦钰接着从朝前看和从周围看的角度,阐述了当前世界科学发展的形势对将来人才的要求,介绍了西方发达国家在教育孩子方面的做法,委婉地提示我们的家长不要盲目跟风,不要听一些所谓的专家的忽悠,更不能听信一些有某种利益诉求的人大肆吹嘘三字经之类的神奇功效。 

“人之初,性本善”,读得要枯燥而死了。让孩子读三字经,背三字经,不能说一点好处没有,但其弊大于利。

从孩子的思维发展和能力培养上说,对孩子很不利。我们教孩子读《三字经》背《三字经》,就是在把孩子的思维简单化。“人之初,性本善”,这是真的吗?孩子如果发出这样的疑问,我们怎样回答呢?谁能够证明呢?说性本恶行不行?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现在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坏人呢?孩子在影视剧里在故事书里,怎么会看到那么多的“狼外婆”和“白骨精”呢?现在社会的这些坏人又是怎么出现的呢?是谁把他们教坏的呢?人性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是缺乏现代科学根据的说法。《三字经》这种快捷键就是用最简单的方法把孩子们的思想规范起来,这有什么好读的好背的呢?它不仅不能促进孩子的健康成长,反而会影响孩子对事情复杂性的认识,将孩子的思想搞乱了。你告诉他一句“人之初,性本善”,然后自己翘着腿打麻将,这样行吗?这其实是迎合了现在人们对古典文化的一种心态,一种对现代文化的肤浅的逆反。文革时期,我们大破“四旧”,体现出对现代的盲目崇拜和对古典的盲目排斥。而现在,人们又似乎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说到古典的东西,那所有的东西都好,说到现在的东西是什么都不好。这样片面偏激的看待问题,很不好。我们要辩证地客观地看问题,古典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特别是今天的问题,不能依靠《三字经》、《弟子规》等这些旧时经典来解决。

从幼儿心智发展上来说,对孩子也是很不利的。幼儿的心智有其自身发展的规律。按照皮亚杰的说法,幼儿心智的发展是通过其自身的构建而实现的。这种构建需要以先天图式或现行的动态心智结构(也可以理解为奥苏贝尔认知结构中的“先行组织者”)为基础,幼儿在与外部条件的相互作用中通过同化与顺应作用不断达成动态的平衡。而死记硬背既不能产生同化,也不能产生顺应,它是幼儿生命、生活中异质的东西。 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明确反对死记硬背。他认为,“应当设法做到使幼儿在直接观察的过程中就能掌握关于周围世界的现象和规律的重要原理,而不是需要专门去熟背和记住。”苏霍姆林斯基反对让小孩子通过专门的反复的机械记忆去熟记什么东西。“死记硬背总是有害的”,“死记硬背的产物和不良后果之一,就是书呆子气”。死记硬背得来的“知识”是脱离生活实际的。 凡是可以理解的东西、凡是经理解的东西才能成为自己的东西,变成自己的东西。已经变成自己的东西了,还用额外的记忆吗?理解才是记忆的前提。 明代思想家李贽曾说过:“学人不疑,是谓大病。惟其疑而屡破,故破疑即是悟。”(《观音问》,见《焚书》卷四)李贷的好友焦竑也曾写道:“占之立言者,皆卓然有所自见,不苟同十人,而惟道之合,故能成一家之言,而有所托以不朽。”(焦竑:《澹园集》卷十四)梁启超也说:“好记忆的人不见得便有智慧;有智慧的人比较的倒是记性不甚好”“学者之大患,莫甚于不自有其耳目,而以古人之耳目为耳目;不自有其心思,而以古人之心思为心思。”况幼小幼儿正值身心发青阶段,他有自己的兴趣和需要,而你却提供其不需要的东南,岂不累赘而可笑可悲可惧吗?

从教育的方式方法上来说,对孩子也十分不利。如果教育的观念错了,那么教育方法、教育内容、教育评价便都必然存在问题。错误的教育观念实际上是正常教育活动中巨大的干扰因素。对记忆的过度崇拜,便是旧式教育的一大弊病。对记忆的过度崇拜,是对童年天性的扼杀,是对幼儿生活的扼杀,是对幼儿生命的禁锢。本来应当有更好发展的学生便会遭受本不存在的额外的压力、负担和干扰。幼儿的生活应该是好奇的、探索的、艺术的、梦想的、游戏的,它应当与大自然、大社会相接触,而中国的旧式教育却让幼儿一头扎进背诵的海洋中,连小孩子换口气都不让。 鲁迅在《二十四孝图》中回忆幼年读经的情形时说:“我们那时有什么好看的呢,只有略有图画的本子,都要被塾师,就是当时的‘引导青年的前辈’禁止,呵斥,甚至打手心。我的小同学因为专读‘人之初,性本善’,读得要枯燥而死了,只好偷偷翻开那第一页,看那题着‘文星高照’四个字的恶鬼一般的魁星像,来满足他幼稚的爱美的天性。昨天看这个,今天也看这个,然而他们的眼睛里还闪出苏醒和欢喜的光辉来。”那读经的生活是怎样的呢?鲁迅的回答是:“读得要枯燥而死了!”  让我们看看童年的蒋梦麟是怎样对待读经的(蒋梦麟是著名的教育家,曾长期担任北京大学的校长):“我恨透了家塾的生活。有一天,我趁先生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爬下椅子,像一条挣脱锁链的小狗,一溜烟逃回家中,躲到母亲的怀里。” 母亲感到意外,问逃回家的原因。幼年的蒋梦麟回答:“家塾不好,先生不好,书本不好。” “你不怕先生吗?他也许到家里来找你呢!” “先生,我要杀了他!家塾,我要放火烧了它!”年幼的蒋梦麟急着说。 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就是如此仇恨先生、仇恨家塾和书本的。为什么恨呢?因为先生、家塾和书本都是背逆幼儿的天性、幼儿的需要和幼儿的兴趣的。因而必然要使幼儿的心灵遭受苦难和创伤。教育本来应当促使幼儿的成长,促使幼儿快乐成长的,但在旧式教育里,幼儿稚嫩的生命和幼小的心灵却受到了压抑、束缚和戕害。教育本来是教人以善的,然而这种压抑天性的教育培养的是什么?是压抑,是捆绑,是仇恨。蒋梦麟的这次逃学所表现出的对旧教育的仇恨可谓溢于言表。然而旧社会旧文化旧任务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在他们看来,小孩子就应当接受这样的教育。可见中国的旧文化是与小孩子的天性作对为敌的。

也许有人会说,现在孩子背诵《三字经》与鲁迅和蒋梦麟的时代已经截然不同,现在的孩子只是把背诵《三字经》当做一种休闲,一种娱乐,并不是把它当做读书学习的全部内容。是这样吗?为什么叫国学班?那就意味着这个班里教授的内容,全部都是国学经典,诸如《三字经》《弟子规》之类,而教学方法基本上还是传承古人的做法,死记硬背。反复读,反复背,机械重复,直到熟练掌握为止。这就是所谓的可以培养记忆力,可以培养孩子的耐心,磨炼他们的意志。这难道还是休闲吗?这难道还是娱乐吗?

小孩子是不喜欢读那枯燥经书的,而喜欢看那具象而感性的图画,这是小孩子的天性。对此,可能有些家长会提出反对意见,并以自家孩儿的学习兴趣予以反驳。实际上,孩子一时有兴趣,完全是出于他们的好奇。时间一长,特别是当背诵的难度越来越大的时候,他们就会厌烦,就会转移兴趣。鲁迅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认为自己幼年在百草园的生活是如鱼得水的生活,而到了三味书屋读那些所谓的经典,读枯燥的“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厥上下上上错厥贡苞茅橘柚” ,恰如霜打嫩稚,伤痛万分。鲁迅为了批评儿童读经,甚至将成语“人生识字忧患始”,翻造成“人生识字糊涂始”。他还说“ 要中国好,或者倒不如不识字罢,一识字,就有近乎读经的病根了”(鲁迅:《华盖集?十四年的“读经”》)。

 跟鲁迅同时代的沈从文,经常以逃学的方式来逃避背诵经书的折磨,每次逃学几乎都逃不过一阵毒打,然而他毫不悔改,依然经常逃学,一个人信马由缰地跑到街市和田野,融入大自然和人世百态中。

另外,教育大纲中规定了在小学阶段学生必须会背70首古诗,这已经渗透了很多国学教育,为什么还要额外增加孩子的负担?说到底,还是学校、家长的功利心理在作怪。学校总想办一些特色,以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家长总想让自己的孩子比别人强,却从来不考虑孩子的承受能力。幼小儿童正是各种生理器官及心理官能快速成长的时候,游戏、涂鸦、幻想、唱歌、跳舞,与大自然接触,与大自然交流,在大自然中感动和接受陶冶,孩子需要的正是这些精神食粮,把孩子的“百草园”还给他们吧,不要总是把他们关在“三味书屋”里。

如果年轻的父母们不想培养“识字神童”的话,最好不要让孩子去背那些难懂的古诗和三字经,其实您教些孩子易懂的儿歌可能会更好,起的作用会更大,更能培养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能力。

极力倡导幼儿诵读《三字经》等古典蒙书的人们,对质疑者有一段很精彩的对话:首先选定一本书,只要觉得有价值,不管深不深、难不难、懂不懂,打开第一页,就开始读!首先只读原文即可,不必读注解,以免搅杂。

质疑者问:遇到不认识的字怎么办?

则答:含糊过去!

又问:遇到不懂的文句怎么办?

则又答:含糊过去!

又问:连续几页都不懂怎么办?

则又答:一一含糊过去!

又问:这样一直含糊过去,有何功效?说是读经,岂不是自欺欺人?

      把教育市场化,没有一个负责任的政府会这样做。再穷不能穷了教育,全国多少家庭都在为这个朴素的真理素衣节食,而科学的研究有必要告诉这样的家庭,怎样的教育方式是科学的,怎样的教育是伪科学和欺诈。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