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udongsh的博客

展岁月沧桑,探人生真谛,交天下朋友

 
 
 

日志

 
 
关于我

大学毕业,来疆支边。浑浑噩噩,往事如烟。一事无成,已到中年。各位朋友,多多指点。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的真实和真实的历史  

2010-07-09 13:21: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照中国的传统,为了保证史书的权威性,即使是作为九五之尊的皇帝也不能查看史官们对于自己言行的记录,那些记录都应该随时密封,等皇帝去世之后才能整理成书,永久保存。但是皇权的地位决定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没有哪一个史官愿意去得罪皇上。

唐太宗,一个开明的皇帝,也曾经多次要求查看史官们对于自己言行的记录。贞观九年5月,也就是公元635年,李渊去世。在葬礼举行的前10天,唐太宗通知史官要亲自查看关于高祖皇帝和自己实录的记载,遭到拒绝。贞观16年4月,他再次提出查看谏议大夫楮遂良的《起居注》,再次遭到拒绝。到了贞观17年,他实在忍不住了,就以了解自己错误的名义坚持要看。这是一个很正当的理由,史官不好拒绝。于是房玄龄等人只好做了删改,写成《高祖、太宗实录》各20卷,上呈御览。当然,修改后的就是我们所见到的历史,这里边早就有了权利的好恶。

孝文帝是个好皇帝,至少按照《资治通鉴》的记载放到今天人民的眼里,已经算得上是很英明的了。他让自己的臣下知道,“宰相者,上佐天子,理阴阳,顺四时,下随万物之宜,外镇伏四夷诸侯,内亲附百姓……”;他还让南越王知道,两国相争“必多杀士卒,伤良将吏,寡人之妻,孤人之子,独人父母,得一之十”。他威服赵陀称臣,总比血腥征杀要强的多。他下令,“八十以上,月赐米、肉、酒;九十以上,加赐帛、絮”。这都快达到共产主义社会的水平了,让今人都好生羡慕。他自己寻找自己的过失,下诏说,“古之治天下,朝有进善之旌,诽谤之木,所以同治道而来谏者也。今法有诽谤、妖言之罪,是使众臣不敢尽情而上无由闻过失也,将何以来远方之贤良?”这些记载都是好的,无疑也是出自史官之手。可当时的贾长沙说的却是“失时不雨,民且狼顾:岁恶不入,请卖爵子”。与这个记载完全相反啊。我们究竟该相信谁呢?

由此,我们似乎可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那就是,历史的真实是史官经过删节处理后的历史,是经过加工提炼的历史,是典型化的历史;而真实的历史则是没有经过加工处理的历史素材和本来面目。唐太宗无疑是个开明而英明的皇帝,但他也不可能是个完人,错误肯定在所难免。但从史书上我们很难看到。《资治通鉴》记载的汉代的孝文帝是个开明贤德好的皇帝,在他治理下的汉朝天下,到处莺歌燕舞,百姓安居乐业,邻国请服称臣,而处在这一时代的贾谊却给我们描述了一幅截然不同的社会景象:“岁恶不入,请卖爵子。”我们到底该相信谁呢?是司马光的《资治通鉴》,还是贾谊?是相信唐朝的史官,还是有所怀疑?其实,二者都应该相信。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历史也应该一样。官方的记载,出于某种政治目的,可能会有所保留,有所加工提炼;文人的记述,是当时社会的真实景象,其所记录的也应该是可信的。之所以出入那么大,可能是他们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一个是宏观大局,一个是微观局部。将二者结合起来看,才是历史的全貌,才是历史的本来面目。

封建帝王的历史是如此,近代的历史又如何呢?对于民国这段历史,我们一般的印象,都是水深火热。这段历史处于重要的转折关头,新旧制度的斗争,新旧势力的较量,新旧思想的碰撞,都在激烈地进行着。如此的兵荒马乱,老百姓还能有好日子过?但事实如何呢?当时人们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样的呢?我们不妨用几组数字来说话。

     公元1928年前后,中共早期革命家张金保和包惠僧在他们的回忆录里,通过他们的所见所闻,真实地记录了这个时期老百姓的生活情况。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当时的生活状况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水深火热 。 

    张金保曾经担任过第六届中央委员、中央妇委书记。上世纪二十年代中期,她从鄂城乡下来汉口第一纱厂做工,一个月后,“领到半个月的工资——七块大洋,另外半个月的工资被厂里当作押金扣下了。我拿着钱心里高兴极了,因为这意味着我每个月可以挣十四块大洋,可以勉强糊口养家。”第二年,张金保一人看管两台织布机,月薪30多块钱。“这样,我的生活好些了,开始有了点积蓄。”而在当时,物价低廉。据《上海解放前后物价资料汇编》和《上海工人运动史》披露:1927 年在上海,二号梗米1石14元,面粉1包3.30元,切面1斤0.07元,猪肉1斤0.28元,棉花1斤0.48元,煤炭1担0.14元,煤油1斤 0.06元,肥皂1块0.05元,香烟1盒0.036元,茶叶1斤0.23元,活鸡1斤0.37元,鲜蛋1个0.027元,豆油1斤0.19元,食盐1斤 0.043元,白糖1斤0.096元,细布1尺0.107元。原文中的“石”,应为两百斤;1包面粉,应为44斤。  

  包惠僧在回忆录中写到:北洋军阀“用一套福利设施的办法笼络员司、麻痹工人,在交通部内设有铁路员工福利委员会及职工教育委员会,在铁路上也组织了一个员工联谊会,福利机构遍布在各段各厂各站,大的车站,都设有扶轮学校,主办中小学教育,专收员工子弟,一律免费,每年年终发双薪,季节发奖金,这些小恩小惠从局长员司到工匠为限,小工却沾不到边。”    

  具体的福利制度,除免费的扶轮学校外,包惠僧没有多谈,但另一本《中国近代史通鉴》则透露了一些:在劳动组合书记部领导之下,京汉铁路的工人也取得一些胜利,如“每年有十五天官假休息,一年有两身工作服,六十岁退休,工资照发”。   

  综合张金保和包惠僧的记述来看,大同小异,即二十年代前期和中期,无论是铁路上还是纱厂,工资都不低。即使按小工最低工资8块钱算,也完全够吃够喝。包惠僧自己也在书中提到,只要3个银元,就可以在旅馆包吃包住1个月。

我们在历史教科书中所能了解到的是历史的真实,不论当时人们的生活过得怎么好,但历史的发展进程,是不容阻挡的。上边所列举的史实,则是真实的历史,至少也是一方面的真实,它真实地反映了当时产业工人的生活,他们生活得很不错。而对于占绝大多数的农民来说,生活又是怎样的呢?二位没有介绍。

近代史是如此,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又会怎样呢?徐梦秋主编的《红军长征记》1954年由中宣部党史资料室更名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长征记》,删除了何涤宙《遵义日记》、李月波《我失联络》、莫休《一天》等5篇文章后,在内部发行的《党史资料》上分三期发表。被删去的主要原因,是50年代宣传工作者的思维逻辑,与当年参加长征的红军干部的某些叙述和已成典范的叙述程式有不吻合之处!在人们的认知、记忆和印象中,参加长征的同志每天冒着枪林弹雨,食不裹腹,被迫吃草根、啃树皮,而遵义会议则是决定红军和革命前途命运的一个划时代的转折。可是何涤宙的《遵义日记》,却写了干部团(红军大学)的几个红军干部在1935年初红军进入遵义城后的十天里,经常去饭店点菜吃饭。作者利用空闲时间,把打土豪分配获得的一件皮袍送去裁缝店改做皮衣,而对遵义会议却只字未提。何涤宙的《遵义日记》详细写到他在遵义的十天,既有去学校进行革命宣传,又写到红军干部和遵义学生打篮球比赛,跳舞联欢,充满了生活气息,处处真实可信。何涤宙的文章没一字提到遵义会议,是十分自然的,因为作为一般的红军干部,在当时完全不知中央上层的分歧和斗争,要深刻理解遵义会议的重大意义,还得在这之后。

可是这能成为删去这篇文章的理由吗?长征艰苦卓绝是事实,特别是过草地的那一段,红军战士牺牲最多,在川西北藏区,也是红军粮食极度短缺的最艰苦的阶段,但是在长征途中,红军大部分时间是行进在当时比较文明发达的地区,他们一路宣传革命、发动群众,一路打土豪、补充给养。过贵州,畅饮茅台酒;进云南,大啖宣威火腿,时时有胜利的喜悦,处处有生活的欢乐。当年的红军将士绝大多数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充满活力,洋溢着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在总政治部行列中,潘汉年、贾拓夫、邓小平、陆定一、李一氓、李富春等同志竟然扯出个股份制的‘牛皮公司’,专事经营古今中外的笑谈美谈和奇闻逸事。”

被删除的五篇日记,是真实可信的,但为什么还要删呢?删了之后,我们所了解的长征就是真正的完全彻底的艰苦卓绝;不删,就会让长征的艰苦卓绝打折扣。所以,还是那句话,删除后的《长征记》是历史的真实,被删除的日记记录的是真实的历史。

在历史人物中,一个最没有争议的人物,可能要算雷锋。过去对于雷锋的评价,那是近乎完美的,当然是政治化的近乎完美,而且又是经过了剪辑加工的。这些年来,关于雷锋,人们又披露出了许多新的情况,比方说他也喜欢照相,也喜欢穿得好些,甚至也有爱的追求,等等。这些新的披露,只是使得人们觉得雷锋更加真实,更加人性化,因此也更加可爱了。实际上,这是我们的认识在提高,我们将历史的真实和真实的历史有机地结合了起来。

 评论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我们必须坚持历史的真实性与全面性。这是我们传承了几千年的“太史公”精神,就是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公正客观全面地评价和看待历史人物、历史事件。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思想理念的进一步解放,我们对待历史的态度,也在逐步改善,前不久出版的《长征记》就重新收录曾遭删除的五篇长征日记。这是我们继续发扬广大“太史公”精神的具体表现。将历史的真实和真实的历史充分结合起来,正本清源,还历史以本来面目,还历史人物以客观公正的时代已经到来,并且一定会越做越好。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